青少年文学历经半世纪,这9本书影响了全世界

- 编辑:admin - 点击数:81

青少年文学历经半世纪,这9本书影响了全世界

  

  点击链接后即可按关键词获取全部资讯

  作为一种几乎在所有年龄段都被备受欢迎的文学类型,青少年文学( young-adult,简称YA)追溯起来历史其实并不久远。在20世纪60年代,才第一次出现YA文学的独立概念,指面向12至18岁这个年龄段读者的书籍。

  此后数十年,青少年文学经历多次更迭:一开始以现实主义为主,随后渐渐出现“问题小说”(problem novels)、封面设计轻淡柔和的爱情小说,以及幻想小说等分支。

  

  “演化进程很快,”萨姆休斯顿州立大学图书馆学的泰瑞·S·勒塞斯纳(Teri S. Lesesne)教授这样说道,“我认为它远远超过了我们在成人文学上看到的东西。”

  从近50年的青少年文学演变史中,我们挑出了这9本极具代表性的作品,一起来看看青少年文学是如何影响世界的。

青少年文学历经半世纪,这9本书影响了全世界

  

  《追逐金色的少年》 (1967)

  By苏珊·埃洛伊丝辛顿

  

  辛顿本人还是一个少年的时候,写下了这部关于阶级冲突和被父母遗弃的坚韧不拔的作品,也是公认的第一部真正的青少年小说。爱荷华州立大学儿童及青少年文学教授米歇尔·安·阿巴特(Michelle Ann Abate)认为,“《追逐金色的少年》的出现既是青少年文学的一个转折点,也是一种示范。辛顿这本书专门为年轻读者而写作,开诚布公地谈论那些影响他们生活的真实问题,如阶级差异、霸凌以及同辈压力(同学去代孕peer pressure)。”这部小说时至今日还被选入学生教材,点燃了一代又一代的青少年。

  

  《去问爱丽丝》(1971)

  By佚名

  

  现实主义小说之外,便是70年代具有代表性的“问题小说”,它们通常以一个“问题”为核心,比如饮食障碍、校园霸凌、或者青少年吸毒。“这就像电视上的播出的放学节目一样——'有一个问题,在一个小时内解决了,结局皆大欢喜'。”勒塞斯纳说。“问题小说”的重点始终放在一个问题上,而不是巧妙地叙述故事或是塑造人物。对于《去问爱丽丝》,就有书评家认为,喜欢这类小说的人都是以欺负他人为乐趣的不成熟的孩子。

  

  《永远》(1975)

  By朱迪·布鲁姆

  

  性这个主题在青少年小说很长时间内都未被提及,就算有也都是带着教育的目的,以负面形式出现:主角因为怀孕必须辍学并结婚,由此遭到报应而悔恨。故事情节的核心往往放在性行为所带来的一连串可怕的后果,而不是行为本身以及其中涉及的感情。《永远》这本书打破了这一常规印象,大胆刻画了一对中学情侣对于性的探索。书中的女主角甚至还主动去开避孕药。在当年的读者看来,年轻女性也有避孕意识是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受到布鲁姆的激励,其他作家也开始在作品中采取更自由,积极的方式来谈论性。

  

  《甜蜜高谷》(1984)

  by弗朗辛·帕斯卡

  

  80年代出现了许多新流派小说,主要以爱情小说和恐怖小说为主,《甜蜜高谷》就是其中最受欢迎的作品之一。在1984年第一部亮相之后,原本只定为6本的系列最后出了近150本。1985年,系列特别版《完美夏日》入选《纽约时报》畅销榜,并成为第一部上榜的青少年小说。那个时代爱情小说虽然往往被视为肤浅的代中国有没有合法的代孕机构表,充斥着对现实的逃避,但也把读者从之前更沉重的“问题小说”中解救出来。

  

  “哈利·波特”系列(1998)

  By J.K.罗琳

  

  1998年《哈利·波特与魔法石》出版,一时之间这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巫师男孩似乎为所有年龄段的读者施了迷魂咒,成为空前绝后的出版现象。“哈利·波特”系列七部书的热卖甚至使《纽约时报》专门为儿童文学畅销书单独开设一个榜单,因为“哈利·波特”系列常年畅销,成人读物榜上留给其它优秀作品的席位非常有限。同时,“哈利·波特”系列还开启了青少年小说改编电影的风潮,并带火了一些出版活动,比如午夜新书发布会和书店化妆见面会等。

  

  “暮光之城”系列(2005)

  By史蒂芬妮·梅尔

  

  在“哈利波特”取得空前成功之后,读者又被吸入下一个青少年文学的狂潮之中。2005年,“暮光之城”系列出炉,共四部,讲述了吸血鬼与人类的浪漫爱情,它的出现使得超自然题材的爱情小说流行起来,改编的电影也大获成功。“暮光之城”还激发了数十个同人作品的涌现,而且此后的青少年小说中也随之加入更多“三角恋”的元素。

  

  “饥饿游戏”三部曲(2006)

  BY 苏珊·柯林斯

  

  “饥饿游戏”与“哈利波特”和“暮光之城”一样,成为影响近年青少年文学的三部曲。大战后的北美大陆上建立起了一个叫作帕纳姆的新政权,一群少男少女作为贡品在猎杀游戏中艰难求生。书中探讨了社会和政治话题,其中性格坚毅的女主角(其角色的意义不只拘泥于感情线)更是备受追捧。“饥饿游戏”系列也激发了青少年文学中反乌托邦小说的涌现。勒塞斯纳认为,“青少年小说其实是一种对于社会现实的投射,反乌托邦小说也是。”

帮别人代孕的代孕妈妈  

  《我们很好》(2017)

  By妮娜·拉库尔

  

  有LGBTQ角色出现的青少年文学并不少见,但形象都普遍不够正面,属于边缘人群。十年前的故事情节可能大多集中在作为同性恋群体的艰辛与挣扎。但是,“现在情况不同了,故事的主人公还是LGBTQ角色,但性取向已不是故事的核心。”勒赛斯纳说。《我们很好》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它赢得了2018年的普林兹奖(Printz)。这本书探讨了悲伤、友谊和爱情以及两位女主角之间更为复杂的关系。

  

  《你给的仇恨》(2017)

  By安吉·托马斯

  

  青少年小说的种族多样性也是一直受到关注的问题之一,部分原因在于白人在主导着出版业。对此,勒塞斯纳透露:“形势在转变,未来的读者将会看到更多不同种族主角的故事。虽然不会很多,但肯定会有。”最近一个备受瞩目的例子是安吉·托马斯的《你给的仇恨》,托马斯受“黑人的命也是命”(“THUG”)运动得到灵感。今年还被改编成了同名电影,主人公是一个黑人女孩,在一次枪支暴力事件中失去了两位儿时伙伴,这本书从她的视角还原了警察的暴行。该书的成功反映了黑人在青少年文学领域(作家及人物)的存在感都在增加。

  

  我们都在期待青少年文学中多样性的爆发,因为它的意义就在于展示各个地方、不同青少年的成长经历,否则这种文学类型存在的价值又在哪里呢?IP

  这里的留言区

  等待有态度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