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饮光临,深圳弘盛昌助孕公司 !添加首页 设为收藏

深圳弘盛昌助孕公司

代孕规范
代孕规范当前位置:首页 > 代孕规范 >

代孕妈妈的传奇经历:发现了一个和亲儿子一样的男孩

来源:深圳弘盛昌助孕公司 2018-06-28 17:38:29

  

一名18岁的代孕妈妈经历了一个传奇的经历,她在代孕几年之后,发现了一个男孩子,和自己的儿子一模一样。

     她害怕他突然反悔,怕自己之前所承受的一切都付之流水。

  况且,她的子/宫已经承受过一次他的精/子了,也不在乎这多一次的苦难了……

  她急忙道:“不,先生,我、我不小……医生说我身体很好,我可以的……”

  顾欢见他半晌没回应,忍不住又道:“上次的手术,我很抱歉……我真的已经很小心翼翼了……可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失败了……先生,我成年了,我不小了……”

  倘若不是为了母亲,换做从前的她,又怎肯在陌生男人面前低声下气?

  顾欢隐忍着酸涩,她痛恨自己此刻的无助和卑贱。

  男人依然很冷清的样子:“我给你后悔的机会。”

  “不!”顾欢差点哭了出来,“我不后悔……”

  事实是,她不能后悔!

  代孕母亲的病,容不得她后悔。

  “嗯?”黑暗中,他眸光拂过一丝波澜,“算也不算?这个说法倒新鲜!”

  还有比她更荒唐可笑的么?

  他身体顿了顿,俯头在她耳边说:“很好,还算干净。”

  自从上次和雇主做过之后,顾欢就再也没有去雇主的别墅了。

  助理说,如果这次还没有怀上,下次再做安排。

  顾欢就静静的等。

  校园的周末,像往常一样,微风轻拂湖面。

  成群结队的同学们,在湖畔嬉笑玩耍。

  顾欢远远独自一人坐着,看着阳光下同学们青春稚气的脸庞,一丝忧伤涌上心头。

  她多希望自己还能像从前一样,哪怕生活再艰难,起码对幸福还有追逐的权利。

  “顾欢!”

  一道嗓音传来。

  她回眸,眼睛忽然就湿润了。

  亦枫,学校的校草级人物。

  他优秀、帅气,几乎是全校女孩的梦中情人。

  “为什么躲着我?”亦枫清俊的身影在她面前站定。

  顾欢眸子闪过慌乱,“没有。”

  “我听说,你家里最近出事了?需要我帮忙吗?”

  亦枫在她身旁坐下来,很快,他们成为别人眼中的焦点。

  “不用了,谢谢。”顾欢有些不自在。

  “顾欢,你最近是怎么了?对我那么生疏。”

  亦枫有些激动,伸手握住她的小手。

  顾欢手指微微一颤,“亦枫,你别这样……”

  “顾欢,我听其他同学说,前阵子有辆名车在校门口接你,是真的吗?”

  原来,那日助理派车来接她的事,早就在校园传开了。

  面对亦枫的质问,她苦涩一笑,“你想问什么?”

  “本来我不相信那些传言,可是你最近的态度,让我不得不怀疑……”亦枫欲言又止。

  “亦枫!”顾欢深吸一口气,站起身来,“离期末考近了,我去复习了。”

  说完,她转身就要走。

  “顾欢!你在逃避吗?”亦枫急忙拉住她的手,“你真的像传言说的,被人包-养了吗?”

  “……”她的心猛地一震。

  像是被针狠狠扎了一下,疼痛蔓延全身。

  “为什么沉默?”亦枫握紧她的手,“顾欢,是我自作多情吗?难道我们这么多年的情谊,于你来说,一文不值?”

  “……”顾欢抬眸,凝视着亦枫青春飞扬的俊脸。

  仿佛想把他的每一个轮廓,都深深记在心底那般。

  亦枫,这个曾走过她青春岁月的少年,曾是她内心最深的信仰和向往。

  他于她来说,是她拼了命都想靠近的阳光。

  可是现在,肮脏如她,还有资格追逐这份阳光么?

  “你说话呀!顾欢,告诉我,那些传言都不是真的……”

  顾欢隐忍了许久,才在亦枫面前露出粲然的微笑。

  她说:“亦枫,对不起。忘了我吧。”

  没人知道,要拒绝一个心头所爱,需要用多大的力气。

  她用力推开他,狼狈转身。

  趁自己泪奔之前,她害怕再面对他纯真的模样。

  “顾欢……”

  亦枫看着她的背影,喊得令人心酸。

  * **

  她一路踉跄地跑进卫生间。

  在眼泪滑落的那一刻,她越过其她同学,快速钻进厕所格子里。

  关上门,躲起来哭。

  然后,从书包里拿出早就备好的测孕纸。

  当测孕纸上显示两道红杠后,她的手指颤抖了!

  阳性。

  她怀上了……

  手指下意识摸着肚子,眼泪再次流淌。

  她的腹中真的入住了一个小生命。

  然而,她也深知,这个小生命只不过是她人生里的过客…

  九个月后,纽约。

  产房内,顾欢快要生了。

  “顾欢,来,看着我,相信我,不要害怕!”

  “琳达医生,帮我,求求你帮帮我……”

  顾欢漂亮的脸上布满汗珠。

  她的肚子因为怀着双胞胎,而比一般代孕妇要大很多。

  也正因为如此,所以生产起来,也特别辛苦。

  “放心,我会帮你的!”

  “啊……”

  顾欢叫的撕心裂肺。

  “哇哇——”洪亮的婴儿啼哭声。

  琳达抱着一个小小的婴儿,递到顾欢面前:“恭喜你亲爱的,是个男孩儿!”

  看着初生儿手舞足蹈,嗷嗷哭着的样子,顾欢激动落泪。

  这是她的骨肉啊。

  “孩子,我的孩子……”

  怀胎将近十个月,这已经融入她血脉的孩儿,如何叫她割舍得下?

  在听到产房婴儿啼叫后,产房里闯进来几个女护士。

  “琳达医生,把孩子交给我们。”

  顾欢一颤,是雇主派来的人!

  护士走过去,抱起婴儿。

  顾欢不舍万分,泪如泉涌,“请你们,一定要对他好一点……”

  “这是当然!他毕竟是我们少爷的亲骨肉!余款已经打到顾小姐户头上了,顾小姐以后不要再惦记为好!”

  护士说完,将婴儿放进了保温箱,迅速离开产房。

  “宝宝……”顾欢抓紧床单的手上,还染着血迹。

  仿佛宝宝的体温,还在她指尖流转。

  她哭成了泪人。

  母子分离的痛,竟是这般难过……

  突然,腹部阵痛划过。

  “啊,琳达医生,我的肚子……好痛啊……”

  “吸气,对,呼气……亲爱的,你很勇敢!上帝保佑,总算瞒住了第二个孩子!来,我们继续……”

  书名:《曾缌页之奈无下》

  未完待续......

  友情推荐

  尽管宋立的身体坚实程度堪比神族,但是尊上的一抓之力何其庞大,虽然没有在宋立的身体上造成任何伤害,但是剧烈的震荡仍旧让宋立体内的脏腑感觉阵阵麻。

  “咣”

  “砰”

  两人你一拳我一爪,不断的向着对方的身体轰击着,谁都不再去躲避,也不再去挣扎,就看谁先坚持不住。

  忍受着尊上爆裂的爪劈,宋立始终都不肯放弃,他明白眼前这个尊上修为上要比自己高出两层,正规的战法,想要击败它很难,所以从一开始,宋立就没有与尊上比拼修为,而是单纯的比拼身体强悍程度,正是因为对自己身体有着强大的信心,宋立才敢在此时去硬抗尊上的抓击。

  宋立明白,即使自己身体足够强悍,但如此下去,脏腑不断的受到外力的震荡,肯定会受不轻的内伤,然而尊上受到的伤势却会比他更重,毕竟宋立所击打的是它的要害reads;。

  少许过后,即便宋立嘴角亦是不禁喷出了一口鲜血,不过与尊上下颌陷入如注的样子比起来,这点伤势的确算不了什么。

  一人一兽,如同铁铸的一般,虽然有时皆会出嘶哑的吼叫,但谁都不肯想让,不断的轰击着对方的身体。

  而远处无论是庞大厉云和云飞扬三人,还是严整矗立的圣狮帝人,皆是狠狠的握起了拳头,一人一兽相互轰击的场景太过惨烈,就观感上,宋立的模样更加的渗人,身体虽然依旧环绕着紫龙蟒金冠散出的金光,但是这金光之中满是殷红的鲜血,然而这些鲜血却不是宋立自己的,而是他的头上尊上的下颌处奔涌出来的鲜血。

  实打实的肉体对轰,一人一兽皆是不好受,虽然宋立击打的是尊上的要害之处,但是毕竟尊上的实质修为要高于宋立,两者几乎同时到了崩溃的边缘。

  突兀的,宋立眼前一亮,在尊上的下颌被他轰击出的血洞之中,一根兽筋隐现,宋立二话不说,忍受着身体上的剧痛,直接便是朝着那一条兽筋拽去。

  “啊”

  宋立暴喝一声,几乎用足了全身仅存的力量,狠狠的将这一条兽筋向外抽出。

  而尊上在这抽筋之痛下,根本没有办法控制住自己的身体,刚刚又一次抬起的前爪放了下去。

  它的整个头颅疯狂的甩动,剧痛带来的爆力也是惊人,死死的拉着它的兽筋的宋立一下子就被它带起,飞转在空中。

  宋立的身体此时犹如一叶扁舟,在空中不断的随着尊上头颅的甩动而飘飞,虽然身上已经没有丝毫的气力,但是宋立却始终没有松开抓着兽筋的双手。

  “砰”

  这一条兽筋被宋立彻底拉出,巨大的惯性让宋立直接倒飞出去数十丈,跌落在地。

  “吼”

  剧烈的疼痛让尊上疯狂的怒吼,通红的双眼仿佛能够喷出火来,然而只是少许的吼叫,它庞大的身躯便是瞬间倒下,瘫软在地上,鼻息轻哼,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一条下颌处的兽筋直接相连的是它脖颈处的关节,被宋立直接扯出,虽然不至于让它彻底变成残废,更要不了它的性命,但是让它受了极重的伤势,而且行动也是不便。

  而忍受了尊上劈下的数十爪的宋立,此时亦是动弹不得,整个脏腑如同针刺火灼一般。

  “宋立,抽筋之仇,本座必回百倍奉还”

  摊在地上的尊上堪堪的直起身形,蕴满怒火的双眼望向宋立,大喝一声,它身受重伤,行动不便,已经没有继续战下去的能力,反观宋立,看似极为虚弱,但身体上没有太过明显的伤痕,这让尊上无法确定宋立是否还有着战斗力,如此这般,它又岂会在这里逗留下去,忍着剧痛,旋即调转身形,庞大的身躯腾空而起,飞掠逃走。

  当尊上庞大的身躯逐渐变小,最终消失在宋立的视线后,宋立不禁长吁一口气,当他整个人放松下来,脏腑之内的剧痛便是变得更加的剧烈,气血顿时不受控制,不断的上涌,即便是宋立也是把持不住,一口鲜血突兀的喷出。

  宋立突然的吐血,不禁吓坏了远处的庞大等人,本来在他们看来,宋立身体上并没有留下任何伤势,所以一直都没在意,此时见宋立口吐鲜血,终于明白,宋立这应该是受了不轻的内伤。

  庞大厉云和云飞扬虽然刚刚在与尊上的战斗之中亦是受了伤,但还不至于无法行动,三人一瘸一拐的来到宋立身边,这个时候他们才是现,此时的宋立已经昏厥过去。

  一战过后,整个伴日山极其附近变成废墟一般。

  然而,圣狮帝国的军队很快就将整个伴日山周围封锁,普通百姓根本不知道伴日山还有建于伴日山山顶的赤日山庄到底生了什么事。

  庞大亦是严令军队,不准向外透露半个字。

  宋立昏睡了整整三日,当他醒来,已经身处军队的行营之中,对庞大将陈家覆灭的消息已经封锁很是满意,的确三大隐世家族虽然很少来往,但毕竟也算同气连枝,陈家一灭,得到其它良家得到这个消息之后,还不知会有什么反应,确实不能贸然的将此事散扬出去,还需要与圣皇父亲仔细讨论之后再行定夺reads;。

  “嘿嘿,老大,我是你肚子里的蛔虫,你想啥我当然知道了,不用夸我”

  庞大向着宋立汇报完这三日以来的况,主要是封锁了陈家的消息后,即便宋立亦是不免夸赞了庞大两句,庞大蹬鼻子上脸的功夫也是练得炉火纯青,马上就这话同宋立套着近乎。

  “我去,见过不要脸的,但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封锁陈家消息的主意是飞扬给你出的吧。”

  厉云实在看不下去了,不禁撇了撇嘴,赶紧为云飞扬鸣不平。

  “呃是我们俩讨论出来的”庞大狠狠的瞪了云飞扬一眼,底气有些不足的轻声道。

  “对了,老大你的伤”此时云飞扬却没有如庞大那般与宋立调笑,反而一脸严肃,作为炼丹师,宋立重伤之后,一直都是他在查探并照顾宋立,此时对宋立的伤势基本上是了如指掌,心下也不禁骇然。

  宋立的脏腑内器皆是出现了或大或小的裂缝,而起脏器还隐约有着出血的症状,若是换做其他人,这样的伤势早就撒手人寰直接归天了,虽然经过三天的自我修复,加上云飞扬辅以的丹药,宋立的内伤恢复的速度极快,这样的恢复速度云飞扬也是第一次见,但是即便如此,宋立体内仍旧存有不小的隐患,即使缓慢的调养,也未必能够完全愈合,毕竟脏器的伤势恢复起来十分的的艰难。

  “放心,没事,我有办法”

  对于自己的身体,宋立自然明白,心中已有着自己的盘算,示意云飞扬不必因此担心。

  “老大,你看接下来咱们怎么办,先回帝都么”

  庞大沉吟了少许,轻声问道,如今他掌管着数十万大军,对他来说颇为吃力,如今宋立醒来,他也算是有了主心骨。

  “先等等,虽然陈家覆灭的消息最好先不要透露出去,但是那一座名碑和陈玉然的跪像可以放出去了”

  宋立的眼神微微眯起,略作思虑,心中有了打算,向着庞大吩咐道reads;。

  “呃,老大,你看我吃的多脑子笨,我不明白如果那座跪像公之于众那不就相当于泄露消息了么”庞大皱着眉头道。

  “老大,你的意思是让这件事变得扑朔迷离一些,让一些人去猜,没准就会有人坐不住了”

  宋立说完,云飞扬沉思少许,旋即便是心中一片清明,此时不免开口猜测着问道。

  “嘿嘿,陈家犯下大罪,这件事早晚要公诸于众,但是先将这个消息透露出去的不该是我们”

  宋立罢,庞大和厉云皆是一头雾水,但是云飞扬已经完全明了,这也是云飞扬的一个优点,相比与庞大和厉云,云飞扬的心思要细腻的多。

  此时云飞扬心中也不禁暗叹宋立手腕之高明,三大家族乃是圣狮帝国开国元勋,虽然近千年隐世不出,但是无论是朝堂官员还是民间那些通读经史的文士皆是知道他们的存在,而且对于三大家族避世之举颇为赞赏,千百年来传承下来的诸多词赋中也有所体现,甚至在陈家此事之前,皇族对三大家族虽然有着一定的防备,但观感还是极好的。

  如今陈家突然被宋立灭掉,而且陈家犯下罪过又如此骇然,贸然传扬出去,难免有人以为这是朝廷为了灭掉三大家族的阴谋,到头来没准赤日城和湖川城死伤数十万百姓的罪名还反过来安在朝廷的头上。

  别看如今普通百姓十分拥戴宋星海和宋立,但是因为宋星海皇位来路不正,许多酸腐文士皆是对宋星海和宋立很是不忿,偏偏这些酸腐文士恰恰是帝国喉舌,笔杆子掌握在他们手里,一旦被有心人利用,对于宋星海和宋立来说也是极大的麻烦。

  但是如果陈家的罪状先由三大家族之中的其它两大家族公布出来,旋即朝廷再进行官方公布,一下子就能堵住所有人的嘴,即便那些喜欢没事找事的酸腐文士也是挑不出朝廷半点的毛病,更重要的是,让其它两大家族参与其中,宋立能够更明了当朝廷覆灭陈家后,他们两家对朝廷到底抱着一个什么样的态度。

  ...

  那个时代已经过去,属于那个时代的一切都不存在了。那些消逝了的岁月,仿佛隔着一块积着灰尘的玻璃,看的到,抓不着。他一直在怀念着过去的一切。如果他能冲破那块积着灰尘的玻璃,他会走回那些早已消逝的岁月

  顾欢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看着刺眼的手术灯。

  “慢一点。”

  “很好,到达子/宫,顺利着床。”

  顾欢听完医生的话,心中五味杂陈。

  十八岁的她,没想过自己在花样的年华,会走上代/孕之路。

  代/孕女子万里挑一,她雀屏中选。

  不知该喜还是该悲。

  父亲被抓入狱,代孕母亲命在旦夕,她需要钱,她没有退路……

  顾欢被护士推出了手术室。

  不一会儿,一身职业打扮的中年女人走了过来。

  “顾小姐,手术很顺利。你母亲的病情,我们已经安排了最好的医生。”刘翠是雇主家的助理,“根据我们之前签过的合同,你一旦成功代怀孕,就必须尽快办理退学手续,好全心全意养胎,直到平安产子。”

  顾欢点点头,眼眶湿润。

  眼泪悄悄滑落,幸福自此再也和她无关……

  ***

  顾欢以为上次人工受孕之后,能顺利待产。

  却没想到,失败了。

  “顾小姐,既然上次手术不成功,你就趁这段时间好好休养一下身子。过几天我会派车来接你。”刘翠一脸严肃。

  顾欢疑惑:“刘助理,还要进行第二次手术么?”

  “不了!一切等我安排。”

  ***

  她哭了,因为她想到堤岸的那个男人,因为她一时之间无法断定她是不是曾经爱过他,是不是用她所未曾见过的爱情去爱他,因为,他已经消失于历史,就像水消失在沙中一样,因为,只是在现在,此时此刻,从投向大海的乐声中,她才发现他,找到他。

  果然,没过几天,刘翠就派车来校门口接顾欢。

  顾欢被人带进一幢奢华的别墅里。

  “小姐,晚上少爷会过来。请你清洗好自己,少爷喜欢干净的女人。”别墅佣人说道。

  顾欢攥紧手指,微微点头。

  她最害怕的事,终于还是要面临了……

  既然是代/孕,就意味着无论用何种方式,她必须要生下雇主的孩子!

  沐浴后,别墅佣人拿了一套情/趣睡衣给她。

  睡衣是透明薄纱的,穿了几乎等于没穿。

  卧室里很黑,只有月光透过窗幔照进来,昏暗而暧/昧。

  顾欢僵硬着身子,躺在陌生的床上,瑟瑟颤抖。

  似乎听见门外的脚步声,她下意识的裹紧毛毯。

  门嘎吱一声,开了。

  她仿佛闻到一股清幽的麝香味道。

  昏暗的光线里,一具高大的黑影在她床边停下。

  她紧张的心脏都快跳出来了……

  男人背着光,她根本看不见他的模样。

  他双手插袋,身体散发出一阵清冷:“成年了么?”

  “啊?”顾欢愣了下,抖着嗓音,“嗯,刚满十八。”

  他静默了一会儿。

  “竟然这么小!”他的声音似是惊讶,似是嘲弄。

  顾欢以为他想反悔。

  可她钱都拿了一半了,还剩一半没拿到。

  世界上并无所谓的快乐,也无所谓的痛苦,唯有两种处境的比较罢了。唯有经历过最大厄运磨难的人,才能真正感受到幸福的所在。尽情的享受生命的快乐吧,永远记住,在上帝揭开人类未来的图景前,人类的智慧就包含在两个词中:等待和希望

  她害怕他突然反悔,怕自己之前所承受的一切都付之流水。

  况且,她的子/宫已经承受过一次他的精/子了,也不在乎这多一次的苦难了……

  她急忙道:“不,先生,我、我不小……医生说我身体很好,我可以的……”

  顾欢见他半晌没回应,忍不住又道:“上次的手术,我很抱歉……我真的已经很小心翼翼了……可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失败了……先生,我成年了,我不小了……”

  倘若不是为了代孕母亲,换做从前的她,又怎肯在陌生男人面前低声下气?

  顾欢隐忍着酸涩,她痛恨自己此刻的无助和卑贱。

  男人依然很冷清的样子:“我给你后悔的机会。”

  “不!”顾欢差点哭了出来,“我不后悔……”

  事实是,她不能后悔!

  母亲的病,容不得她后悔。

  “嗯?”黑暗中,他眸光拂过一丝波澜,“算也不算?这个说法倒新鲜!”

  还有比她更荒唐可笑的么?

  他身体顿了顿,俯头在她耳边说:“很好,还算干净。”

  自从上次和雇主做过之后,顾欢就再也没有去雇主的别墅了。

  助理说,如果这次还没有怀上,下次再做安排。

  顾欢就静静的等。

  校园的周末,像往常一样,微风轻拂湖面。

  成群结队的同学们,在湖畔嬉笑玩耍。